(2019-韦德王在查看水柜建设情况(2019年12月16日摄)-时间末日

  • 时间:

澳大利亚射杀骆驼

韋德王和他繪製的「脫貧攻堅豎圖冊」。

  

儘管脫貧攻堅任務艱巨依舊,但八好村的面貌在短短20個月里,正在發生可喜的變化:貧困發生率從超過90%降至目前的61%,23個屯中,4個屯修通了水泥路,17個屯修通了砂石路,最後兩個屯的砂石路也即將通車。180多戶貧困戶進行危舊房改造,240戶貧困戶修建了家庭水櫃……

韋德王自己繪製了一本100多頁的「八好村脫貧攻堅豎圖冊」,每個村莊、每戶家庭的基本情況都在地圖上進行詳細的標註,他和扶貧隊員們對八好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韋德王說,即使是再換10個輪胎,我和同事們也有決心有信心,打贏八好村的脫貧攻堅戰。

  

脫貧任務如此艱巨,留給韋德王的時間只有兩年多,他深感責任重,只有埋頭苦幹,與時間賽跑。為了八好村能如期實現脫貧摘帽,2019年,大化縣增派了3名駐村扶貧工作隊員。

韋德王徒步前往弄麻屯開展扶貧工作,弄麻屯的公路尚在建設當中(2019年12月16日攝)。

原標題:與時間賽跑的極度貧困村第一書記:二十個月奔走十萬里更換了十五個輪胎| 調查·觀察

二十個月奔走十萬里更換了十五個輪胎與時間賽跑的極度貧困村第一書記

  

時間緊任務重,為了儘可能提高工作效率,韋德王顧不上心疼車子,只要能開車,不管路面有多爛,他都要一直開車到路況差到車子不能通過為止,然後再步行前往屯裡。一年多來,除了更換15了個輪胎,韋德王已經記不清修了幾次車,也記不清走山路時摔了幾次,傷了幾回。

韋德王駕車下屯途中,經常要下車將大石塊搬走(2019年12月16日攝)。

2018年4月,韋德王來到八好村擔任第一書記時,全村438戶中有377戶是貧困戶,貧困發生率一度超過90%,大部分貧困群眾仍居住在危舊的木瓦房裡,全村23個屯,只有一條公路。

  

  

下圖:在尚未通路的八好村八好屯,村民背着年貨走山路回家(2016年1月26日攝)。

韋德王和同事們,每天面對的都是困難和問題:剛來到八好村的時候,大部分屯沒有通路,最遠的弄哈屯往返需要走6、7個小時的山路。韋德王經常是天沒亮出門,回到辦公室已是深夜;山裡極度缺水,修路、建房、做水櫃,都需要從20多公裡外的鄉政府所在地運水和水泥,生產建設成本極高,效率低,進度慢。貧困戶建設一個水櫃,需要運兩三車水,水費就花費2000元左右,而一個水櫃的建設成本預算為18000元。惡劣的自然條件嚴重製約了八好村脫貧攻堅的進程,韋德王幾乎每天都是在反覆推進公路、危舊房、水櫃等基礎設施建設以及脫貧產業項目的工作。

韋德王在查看水櫃建設情況(2019年12月16日攝)。

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西北部的七百弄、板升等鄉鎮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聯合國糧農組織官員實地考察后,認為這裡是除了沙漠以外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區。極度貧困村八好村就坐落在這片千山萬弄之中,是大化脫貧攻堅戰場的貧中之貧、困中之困、難中之難。

韋德王在盤山公路上調轉車頭(2019年12月16日攝)。

  

駐村20個月來,平均每天工作超過12個小時,駕車步行奔走10萬里,更換了15個輪胎,每家每戶都留下足跡……在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板升鄉八好村,駐村第一書記韋德王和同事們一道,帶領群眾,爭分奪秒,決戰貧困。

  

上圖:已經修通水泥路的大化瑤族自治縣板升鄉八好村八好屯(2019年11月11日無人機拍攝);

今日关键词:周冬雨戴口罩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