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百科技-逾7亿应收款 波及多家上市公司 比克动力“连环债”-世界最高楼排名

  • 时间:

第62届格莱美

「今年以來由於廠里效益不好,很多車間工人都輪休,沒有了加班費大部分工人只拿到底薪(2000元左右)。」記者採訪的多位一線員工表示。

寧波證監局認為容百科技的應收賬款計提不充分,截至2019年6月末和9月末,容百科技對比克動力應收賬款中分別有84.19%和96.05%處於逾期狀態。不過這一情形並未在容百科技的半年報中及時進行反映,存在壞賬準備計提不充分的情形。

關於員工流失等問題,比克動力方面向記者回復表示,基於現在的行業環境,出於正常的生產周期調整和設備升級及生產結構優化,工人的排班有所調整,由於一線員工採取計件/計時的方式計薪,排班調整后,有一些員工離職,屬於正常的人員優化和流動。

深圳比克的幾位員工表示,此前正常加班,下班都要到晚上7點半;而現在基本不加班,每天5點半就下班,一天上8小時,雙休,工時也從過去300多個下降到190多個。

鄭州比克地處河南省中牟縣汽車產業園。公開信息顯示,鄭州比克佔地面積逾300畝,投資15億元,主要生產鋰離子動力電池,形成年產116800萬支AH鋰離子電池的生產能力,年實現產值75億元。在產業區內,有一條道路被命名為「比克大道」。

對此,比克動力方面向記者表示,工廠沒有停產,整體開工率在50%以上,有一些員工離職屬於正常的人員優化和流動,並表示:「目前公司相關債務風險可控。」

受此影響,容百科技股價遭遇重挫,股價接連下跌。截至11月21日,容百科技當天股價跌幅為2.71%,報收22.58元/股,刷出上市以來股價新低。記者注意到,容百科技從上市發行至今,短短4個月的時間,股價從最高69.46元/股,一路下滑至22.58元/股,股價跌幅超66%,市值蒸發逾200億元。

近日,記者在鄭州比克走訪發現,其工廠周圍除了身穿黃色醒目的環衛工人來回走動外,道路上很少有行人通過,工廠周圍略顯冷清。透過工廠柵欄可以看到,廠區內的辦公樓前停放着十幾輛轎車及5輛接送員工的班車,另外一處敞篷內停放着幾排電動車及單車,但未見有運輸車輛進出工廠。

11月21日,當升科技股價報收19.84元/股,跌幅1.59%。新宙邦股價報收28.10元/股,跌幅0.14%。

相隔1500多公里之外的深圳比克,日子也不好過。

「工廠沒有停產,整體開工率在50%以上。」11月14日,比克動力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深圳比克有兩個圓柱電芯車間,一個動力車電模組車間,一個針對儲能領域的方形模組車間。車電模組和儲能模組車間都在正常生產,兩個圓柱電芯車間其中一個車間的產線是2005年投建的,目前在改造升級中,另一個圓柱電芯生產車間根據訂單實際情況調節生產。

此外,容百科技還存在2019年半年度報告存在將其他費用計入研發費用,三會運作不規範等情況。

除容百科技之外,當升科技、新宙邦兩家上市公司也相繼收到監管層的警示函及問詢函,其焦點也是指向了比克動力應收賬款逾期兌付問題。

11月19日,據北京證監局網站發佈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顯示,當升科技因未及時披露對比克動力及其實控人李向前的訴訟,違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相關規定。北京證監局決定對當升科技採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而就在前一天,當升科技收到深交所創業板公司管理部監管函。

按照比克動力的說法,公司之所以出現現金流壓力,主要受新能源車企未付貨款影響。據比克動力方面介紹,涉事車企合計欠款逾9億元。

處於「風暴」中心的比克動力,其境遇也難言樂觀。《中國經營報》記者赴深圳、鄭州等地調查獲悉,比克動力存在員工流失、產能減少,現金壓力較大等問題。

多家上市公司「踩雷」比克動力之所以被推向台前,是因為A股幾家上市公司相續披露了對其應收票據到期未能實現兌付。

隨後幾天時間里,當升科技、杭可科技、新宙邦3家企業相繼發佈公告,稱來自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存在無法回收的風險。而上述4家上市公司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總金額達約7.31億元。

11月19日晚間,容百科技收到寧波證監局開出的罰單,因對比克動力壞賬計提不充分等問題被責令改正,其三位公司高管也被監管「約談」。同時,上交所也對容百科技下發監管關注函,容百科技因此成為首家收到監管函的科創板公司。

此外,身穿比克動力工服的人員向記者表示,鄭州比克廠區共有5個生產車間,目前工厂部分車間並未停產,圓柱1、2、3、4部都在生產,不過,3、4部效益不是太好,而5部今年年初就已經停工,目前還有一些訂單在做,但產能消減不少。

對於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問題,11月21日,容百科技方面向記者回復表示,公司不方便接受採訪,所涉問題請參照相關公告。

11月12日晚,比克動力發佈聲明致歉。其表示,比克債權已得到充分保障,同時也在積極制定付款解決方案。

環衛工人及園區物業人員告訴記者,相比往年,今年比克動力員工看似縮減不少,估計效益不好。另據一位知情人士介紹,鄭州比克原本員工還是較多的,但今年年初開始,人員就比以前少了一些,國慶節後人更少了。

公告顯示,比克動力是容百科技的前五大客戶之一,雙方於2016年開始合作,前者主要向容百科技採購三元正極材料。容百科技與比克動力從2016年合作至今,累計銷售金額約6.15億元。

據上述負責人介紹,鄭州比克生產的產品包括圓柱電池、聚合物電池、Pack動力電池組等。廠區內有6棟廠房,其中有兩個電芯生產車間,一個模組Pack車間,一個化成檢測無人車間,目前都在正常運營中。

不過,在真鋰研究創始人、總裁墨柯看來,比克動力的問題總體反映了第二梯隊電池廠的困境,優質訂單難拿到。另外,比克動力自身的問題是選擇的圓柱電池路線不符合發展方向。

在此之前的11月7日,容百科技曾連續發佈三份公告,稱其對比克動力逾期未兌付的應收賬款和匯票規模超過2億元,存在全部計提風險的情形。11月16日,容百科技對比克動力單項計提壞賬準備達0.71億元,占其壞賬總規模的35.15%。

墨柯向記者表示,圓柱電池用在電動汽車上主要面臨兩方面的問題。首先,能量密度繼續提高的空間有限,只能不斷做大電池,如特斯拉把18650擴大成21700;其次,每一次電池尺寸變化會導致電池pack、車輛底盤等重新設計,成本很高。

「基於以上多方擔保和保障措施,目前公司相關債務風險可控。」比克方面稱,公司一直在協調整車廠商,積極解決問題,只是需要時間。

11月6日晚間,容百科技率先披露比克動力應收票據到期未能兌付。容百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合計2.08億元,其中逾期賬款及已到期未兌付匯票合計2.06億元,存在無法回收的風險,如果全額計提應收賬款,將導致公司2019年凈利潤大幅下滑甚至虧損。容百科技表示,公司已經採取包括減少新增銷售額、達成還款安排、簽訂資產抵押協議等多種手段來應對比克動力應收賬款風險。

不過,記者在鄭州比克採訪期間,自稱為投資機構的人士告訴記者,經過調研,其對比克動力目前的現金流壓力及經營情況表示擔憂。

監管函信息顯示,2019年8月19日、9月18日,當升科技先後對比克動力提起訴訟,要求其償還拖欠貨款及逾期利息,訴訟涉及金額合計4.07億元,占其2018年經審計凈資產的12.33%。

車企拖欠債務傳導至上游的比克動力,進而波及到容百科技、杭可科技、當升科技等一批A股企業。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深入一線對涉事企業走訪調查,揭開了動力電池隱秘「連還債」的一角。

如今,這場債務風波還牽連到了容百科技(688005.SH)、杭可科技(688006.SH)兩家科創板企業。此外,當升科技(300073.SZ)、新宙邦(300037.SZ)也受波及。11月19日,容百科技因對比克動力的應收賬款計提不充分等問題,相續收到寧波證監局和上交所監管函。容百科技也因此成為首家收到監管函的科創板企業。

此外,新宙邦也因比克動力而受到監管問詢。11月20日,新宙邦收到深交所問詢函,要求公司就比克動力應收賬款存在無法收迴風險事項,說明是否與比克動力達成切實可行的回款計劃,是否存在新增應收賬款或票據的可能性。

下游欠款、上游追債,夾在中間的比克動力陷入資金危局。

關於比克動力應收款逾期問題,當升科技、新宙邦、杭可科技方面均表示,暫時沒有相關進展信息,以公告披露為準。

比克動力方面稱,除此之外的兩個廠房,一個是2019年上半年新建成的21700電芯生產車間,目前正在做產品樣品的調整和測試以及送樣工作,以對接動力電池領域的高端客戶;另一個廠房是2014年建成投產的電池生產線,今年上半年開始對老舊設備進行升級改造。

一名深圳比克的員工告訴記者,去年她有幾個月拿四千多的工資,現在每個月只能拿兩千多元的底薪。該員工還表示,進入2019年後,深圳廠區的部分生產線就陸續減少。「許多工人都離職了,任職一兩年的基本都走了,很多做了十六七年的、八九年的不願意走,希望耗到最後或許還能分到賠償。」

據深圳比克員工介紹,目前深圳比克生產線並沒有開滿,每棟廠房只有部分在生產。

「風波」再度發酵如今,比克動力逾期兌付「風波」仍在發酵。

員工流失天眼查信息顯示,比克動力集鋰電池研發、生產、銷售於一體,鄭州比克是其重要的全資子公司。

今日关键词:李宁拯救李宁